千福家具的创意突围

2018-7-20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家居网 阅读次数:
  导读:  一把形似卫星接收器的铁线椅,内部却蕴含着众多人体工程学和承重原理,外观可以采用原色或者镀金,除了外观吸引人眼球,在感官上也给人一种即将要变形的机器人的感觉。这样一张看似奇形怪状的椅子却受到国外卖家青睐,这就是东莞千福家具有限公司最近针对国外客户的艺展需求,...

  一把形似卫星接收器的铁线椅,内部却蕴含着众多人体工程学和承重原理,外观可以采用原色或者镀金,除了外观吸引人眼球,在感官上也给人一种即将要变形的机器人的感觉。这样一张看似奇形怪状的椅子却受到国外卖家青睐,这就是东莞千福家具有限公司最近针对国外客户的艺展需求,推出的创意铁线家具。这把稳固的铁线椅售价460美元,目前已拿到了稳定的出口订单。

  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千福家具还是众多杯架、衣架等小商品的制造商,在外贸订单中赚取极少的利润。金融危机以后,千福家具忍痛割掉了市场竞争激烈的小商品,投入资金成立了设计团队,专门生产成本高昂的创意铁线家具,寻求突围。

  从小商品制造向创意家具转型

  千福家具目前所生产的铁线家具达到200多个款式,这些铁线家具都蕴含着不同的创意,钢条可以混搭曲木,钢线可以混搭藤编,各种创意镂空铁艺花纹,各种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流畅曲线创意造型,只要置身千福家具的样品车间,师奶就会忍不住想搬一把出口产品回家。然而,这些创意产品是不做内销的。

  金融危机以前,千福家具还是一家从事厨房小商品的代工企业,千福家具的总经理郑长文90年代中期来到东莞创业,当时做的品类多又杂,像杯架、衣架、筷子架,利润低,还在当时的出口形势好,用订单的绝对数量也可以撑起整个工厂的运转。

  金融危机一爆发,千福的订单骤减,这让还想继续扩充产品种类的郑长文措手不及。“船小好调头,我们的转型阵痛也就持续了很短的时间。”郑长文回忆道,他与一起创业的弟弟总结了产品的劣势,为转型谋求出路。

  单纯冲量的做法已经行不通了,郑长文将经营品类还是锁定在铁线用品上,只不过要集中在高端铁线用品和创意家具上发力。在接下来约两年的筹备期里,郑长文先是与深圳企业一起合作研发镀锌镀金技术,与当时流行度很高的喷漆家具拉开技术距离。再就是成立自己的设计团队,对铁线家具进行创意设计。

  郑长文的铁线家具,一方面可以满足国外客户8年不生锈的要求;另一方面外形紧跟时尚元素,不管是用于居家还是用于艺术展览,都很符合国外高端消费者的需求。

  在郑长文的样品车间,200多款椅子的售价一般在70美元左右,明星产品售价460美元,这种明星产品,一个货柜只能装下90把椅子,运输成本也很高。虽然相比以前衣架等产品的出口,出货量的绝对值少了,但是千福家具的利润并没有减少,而且每年还在攀升。

  “在椅子使用的持久性上,我们做了很多技术研发,一开始客户可能不买账,但是将道理讲清楚后,椅子的销路还是很好的。”郑长文说,今年的订单额预计达到4000万元人民币,而预计未来两三年销售过2亿元也是可以预期的。

  是企业家也是发明家

  除了铁线家具,郑长文还将平时自己的一些发明转化为市场产品。最近,他在研究德国著名旅行箱奢侈品品牌,他认为,以东莞目前的制造水平也可以生产出同类产品。而基于该旅行箱的稳固性,他研发出的多功能可折叠儿童床行李箱,获得了第43届日内瓦发明展金奖。

  据了解,日内瓦国际发明展创办于1973年,是世界上举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发明展之一,与德国纽伦堡国际发明展、美国匹兹堡国际发明展并称为“世界三大发明展”,迄今已成功举办了43届。今年4月中开幕,就吸引了全球48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个发明者参与,带来了1000余件新发明。

  千福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郑长文也带着他的作品参加,并成为广东此次参赛的作品中,唯一夺得金牌的企业。

  儿童床行李箱的研发灵感来自于郑长文刚满月的外孙女。据他介绍,为小孙女逛街购物时就发现,市场上贴心实用的婴儿床太少,特别是在孩子长大后,很多婴育箱、婴儿床都被闲置。为此,郑长文发明的商旅婴育箱就有多种功用,除了可以当婴儿车、婴童游乐床,还可以当儿童读书桌、饭桌、梳妆台等,折叠起来还能当时髦的拉杆箱。另外,还可以调高度,与大人的床高度调整到一致,让妈妈减少每夜几次起床喂乳的辛苦。围栏的两面是对流透气的透明视窗,可以让大人半夜也观察到孩子的状态。

  起初有这个想法时,却没人支持他去做,连家人都不赞同。他单枪匹马熬了好几个通宵才构思出一个雏形,这个50多岁的老板自己不会画设计图,又自掏腰包30万元,对儿童床的行李箱的稳固性进行测试,并设置了三个高度档位。

  参展获奖的样品已经是他不断完善后的第四代产品。据了解,在拿下日内瓦发明展金奖前,“商旅婴育箱”已经拿过广州和意大利发明协会颁发的奖项,也已经注册了专利。再过3个月或者半年,郑长文将把再度完善的发明推向市场。

  希望政府帮扶小微企业

  在郑长文的工厂,产能对人力的依赖还很大,生产线上的焊接、冲压、搬运等工种都需要人力来完成。“我今年的目标是4000万元人民币,如果外销能达到3000万—4000万美元,也就是2个亿的产值,那就有底气进行机器换人,继续扩大产能。”郑长文说,企业要想扩大规模,还面临资金和人才的缺乏,因此还需要沉淀。

  “产品在国外很受欢迎,其实企业也想做内销,但是我还没等到内销时机。”郑长文说,目前公司的融资采用P2P平台,而从银行融资面临授信难题,还非常困难。

  而对于国家政策对小微企业在税收减免、专利资金等扶持方面,郑长文直言,公司申请这些资助费事费力,真正拿到1到3万元的奖励也不能发挥实在的作用,所以希望政府在对企业融资方面继续创新方式方法,让金融机构能够与小微企业相互信任、相互依赖、相互促进,最终促进小微企业发展。

  郑长文参与瑞士日内瓦发明展,是在东莞科技部门的官方网站上看到的信息。载誉而归,郑长文希望能够借机与政府部门进行沟通,不管是专利支持或者在融资政策上能获得相应的帮扶。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