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限令颁布家具制造“油改水”

2018-10-1 编辑:admin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7月1日起,《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DB11/1202-2015)开始实施,根据规定,2017年后,北京的家具制造行业将全面禁止使用油性涂料即油漆喷涂。该标准被业内称为全国最严的家具污染物排放标准。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北京已经有家具生产企业全面实现或开始着手“油改...

  7月1日起,《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DB11/1202-2015)开始实施,根据规定,2017年后,北京的家具制造行业将全面禁止使用油性涂料即油漆喷涂。该标准被业内称为全国最严的家具污染物排放标准。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北京已经有家具生产企业全面实现或开始着手“油改水”工作。为什么有的企业先行一步,有些企业却仍按兵不动?“油改水”后,木作产品市场又将出现怎样的变化?

   我市家具生产企业全改水性漆喷涂

   时间仅仅走过一年,前不久,我市环保部门新发布了五项大气污染物排放地方标准,涉及锅炉、石油化工、家具制造等行业领域,标准于7月1日起实施。

   其中,《木质家具制造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DB11/1202-2015)被称为全国最严的家具污染物排放标准,该地方标准针对木质家具制造业提出了限制原辅材料中挥发性有机物含量的指标,以及工艺措施和管理要求,从源头上控制挥发性有机物(又称VOC)排放。

   根据具体规定,2017年后,北京的家具制造行业将全面禁止使用油性涂料即油漆喷涂。

   据透露,制定新排放标准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推动北京本地家具企业把过去在家具等木质产品使用的有机溶剂涂料(油性涂料)全部更换成水性涂料,不更换的企业将彻底退出市场。

   为促进节能环保,早在今年1月26日,国家财政部与国家税务总局便联合发布了“关于对涂料征收消费税的通知”:经国务院批准自2015年2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涂料征收消费税,征收范围包括生产、委托加工和进口环节征收,适用税率均为4%。同时,对施工状态下挥发性有机物(VOC)含量低于420克/升(含)的涂料免征消费税。

   分析人士指出,这两大环保政策直接针对目前的涂料、家具两大产业污染严重的现象,两手齐抓,上下游一起控制,从而扩大水性涂料在工业涂料中的应用范围。

   “油改水”,以前为何难推广?

   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排放是生成PM2.5的重要来源之一。有数据显示,18%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是由传统溶剂型油漆排放产生。水性木器漆的VOC排放量,仅占油性漆排放量的十分之一左右。据监测数据显示,去年曲美改用水性木器漆后,对比油性漆VOC的排放要直接降低90%左右。

   事实上,企业能不能实现自身产品的环保化,跟自身的实力、技术有很大关系。正是由于水性漆对技术、生产工艺等要求更严,成本也高,才导致在我国普及率低。

   据嘉宝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20世纪40年代开始,国外水性涂料技术逐渐发展、成熟,而且把它应用于木器方面,到1980年在丹麦正式将水性涂料商品化。而在我国,水性木器漆的产业化道路一直比较艰难。水性木器涂料从兴起到现在的将近二十年间,国内最早涉足的知名涂料企业却难成气候。1995年,德国都芳涂料第一个进入中国市场,推广其在欧洲已经成熟的水性木器涂料品牌,虽然其产品环保性能好,但由于价格较高,加之中国应用水性漆气候未能形成,造成产品“水土不服”。1996年,山东亚力美公司成为国内第一个生产水性木器涂料的企业,但在2000年衰退。深圳漆宝化工有限公司2003年第三个冲入市场,称其产品解决了水性漆的质量和成本问题,但几年过去了,市场反响平平。

   记者从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了解到,目前在协会登记注册的生产型会员企业的设备改造工作已经陆续展开,除曲美家具已在去年全面“油改水”外,百强家具也已完成“油改水”工程,黎明文仪、荣麟等大中型企业正在紧锣密鼓地行动当中。水性涂料用在不同家具上的效果不同,需要不断实验、测试,从而调整到最佳光泽度,还需引进和改造生产线。据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任淑琴介绍,也有一些企业闻讯正在选址外迁,主要是基于成本考量。

   据悉,标准执行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7月1日起至明年12月31日,为期一年半,规定要求企业生产使用的处于即用状态的涂料挥发性有机物含量不超过指定限值,标准中就连厂区边界、非封闭喷漆车间工位、封闭喷漆车间可以打开的门窗口等无组织VOC排放监控点浓度限值也做出了要求。而从2017年1月1日起执行第二阶段更为严格的要求,即北京市家具制造行业禁止使用有机型溶剂(油性)涂料喷涂工序。业内评论称,面对严厉的VOC排放标准和第二阶段的严格要求,北京生产型家具企业急改生产工艺,目标直指油性漆改为水性漆。

   家具厂“油改水”得迈三道坎

   对于生产型家具企业来说,使用水性漆的成本比使用传统油性漆高30%,甚至高达50%。

   “水性木器漆使用成本高、涂刷要求高、生产线改造难度大是多数家具企业不愿意改用水性木器漆的三个主要原因。”涂料专家谭春雷说。

   据相关调查,目前业内仅有不到15%的家具生产企业使用水性漆。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本市1000多家家具制造企业中至少有半数以上还在使用油性涂料喷涂,全面更换水性涂料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不过相关部门也将把该类技术改造纳入技改奖金支持范围内。

   某品牌涂料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在接受北京晚报家居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是水性涂料企业生产能力的问题,而是现在市场上没有那么大的需求量。如今,在政策驱动下,需求量有了,是否意味着水性漆替代油性漆喷涂的局面唾手可得?

   对于涂料行业来说,新标准的施行既是一个重大的考验,又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据了解,目前市场上兼做水性漆的涂料企业不在少数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但由于市场用量限制,规模化应用于木质产品喷涂的并不多。也就是说,作为处于上升期的新生事物,成功的品牌企业就那么几家。

   “北京制造企业方面,曲美、锐驰已经改造完毕,科宝、TATA也已改了一部分,还有很多其它企业也在跟我们谈合作,处于准备阶段。”展辰涂料全国北区水性漆市场负责人刘建平告诉北京晚报家居周刊记者,橱柜、木门也在北京木制家具排污标准的规定范围内。

   当被问及企业改水性漆的周期时,刘建平回答:“这个有的企业需要两三个月,有的则要半年以上。这跟企业改造规模,现有工厂改造条件,企业推进进度控制等因素有关。”

   去年曲美家具董事长赵瑞海在宣布企业全线启用水性漆时曾介绍,对于企业来说,使用水性木器漆最大的挑战是技术问题。谈到他们的改造筹备工作为何长达两年时,赵瑞海说:“我们先要摸清楚生产工艺流程,请8至10名油漆工,让他们找到最适合曲美产品的水性木器漆,因为还要考虑到技术成本问题,所以没有三四个月根本论证不清楚。然后买设备、建造生产车间,这些事情起码得用三个月,如果企业想要使用进口设备,这个环节起码半年。接着投放设备,进行制造生产,又得用去三个月。”赵瑞海说,这些产品还不能马上大规模投产,因为在推出市场前还要对产品进行抽检、回访,以确保这种水性漆工艺不会出现问题。

   “油改水”需平衡成本和效果

   有人推测,以北京试点,在政策驱动之下,水性漆时代已经到来,未来几年油性漆将彻底退出市场,取而代之的是以水为稀释剂,不含有机溶剂,具有低碳节能、不燃不爆、超低排放的水漆。家具企业或者积极转型,或者“不得不”转型。

   木器漆是用于实木板、木纹面板、胶木板、纤维板等木制品上的油漆,按产品种类可分为水性漆和油性漆。作为属于工业涂料范畴的木器漆,目前工业涂料可分为水性涂料、溶剂型涂料和粉末涂料,其中溶剂型涂料仍占全球工业涂料技术的主导地位,而且比例达到总量的75%以上。不只是国内,目前全球各国要求降低VOC排放的相关法律法规都在抓紧完善之中,其中水性涂料占有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成本是家具涂装中企业最重视的因素,如何平衡成本和效果,是家具企业最伤脑筋的问题。“据我所知,改成水性漆之后,如何消化增加的成本,这是最让家具生产厂家头疼的难题。”某水性漆品牌销售经理王先生对记者说,“因为,北京的上千家家具生产企业多一半都有往外搬的打算,这对所有水性涂料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而升级成水性漆后留下的家具厂家呢?

   北京黎明文仪家具有限公司坐落于南六环马驹桥附近,对于“油改水”,总经理肖敏表示,企业正处在小批量转向大批量生产的试验阶段,主要解决技术问题。“新标出来这段时间一直在招投标,目前在同好几家水性涂料品牌做产品稳定性实验。”肖敏说,“全部流水线改成水性漆是个庞大而复杂的工程,整个工艺结构都得变,动力方面涉及用电,也得跟着变。仅仅设备和厂房的改造我们就给出了四千万元的预算,目前已经花了一千多万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家具企业人士向北京晚报家居周刊记者表达了“不平”,VOC油漆在全国范围内并不禁产,经销商和厂家的库存巨大,不让北京家具生产企业喷涂使用,势必向周边及内地的三四线城市转移,那里生产胡产品也会流通向全国。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家具企业减少或严禁使用对健康有害的油性涂料是利好消息,但在北京家具流通领域销售的,不仅仅是北京家具企业生产的产品。

   “北京的家具生产企业比较‘吃亏’。虽然政府给了‘油改水’的企业部分启动资金用于前期研发,还有政府采购项目优先竞标资格的支持,但大家还是希望能陆续在全国范围推广高环保标准的水性漆技术,或者能有其它一些优惠政策倾斜给本地企业。”该人士表示,“对继续留在北京的家具生产企业来说,如何消化增加的成本,是必须思考的问题。”

   我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也指出,目前环保部门主要监控的是生产环节,流通环节不在此列。

   也就是说,即便是在最严限令之下,在北京市面上销售的木制家具也并非都是水性漆产品。

   家具会不会提价?

   改了水性漆的企业会不会涨价?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市场行为,相当于是问:卖贵了消费者能接受不接受?

   “我们可能比曲美家具‘油改水’得更早些。”北京百强新家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弘毅告诉记者,工厂位于顺义区牛栏山地区的百强家具超前于政府要求启用水性漆,改造设备和工艺流程确实耗费了大量资金,但其初衷是为了提升实木系列产品的环保品质,而不是只为了技术改造。“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企业战略思想层面的问题。”何弘毅认为,“我们的消费者不怕你贵,因为他们对生活品质有追求,考虑的是性价比,所以我们产品的销量不会减少,只会上升。”

   提升的成本主要体现在水性涂料在喷涂环节的回收上,大企业有资金买喷涂机基本就能解决这块了,小企业可能需要咬咬牙。但最关键还是要改变消费者长期以来在观念上对水性漆的误解。

   一直以来,水性漆被油漆企业所攻击的是其在耐高温性能和硬度上不敌油漆。但涂料专家表示,这并非不可解决,在类似餐桌面板上适度增加成本足以弥补水性漆耐热性能不足,毕竟在衣柜、木质床上不存在这类问题,在成本上应当区别对待,如同“一分钱、一分货”,而增加的成本相比在家中使用木器水性涂料带来的健康回报来说,还是非常值得的,尤其是对有老人和小孩的家庭。

【打印】 【关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